5月最后一天的下午,英特尔执行副总裁马宏升(Sean Maloney)缓步走上台北君悦酒店大宴会厅的舞台,用同样缓慢的语速大声说:“你们很多人都知道,大约15个月前我遭遇了中风。我真的非常高兴能够重新站在这里。”随即,这位英特尔的二号人物被闪光灯和如潮水般的掌声所淹没。这是他病愈后的首次公开露面。马宏升曾负责过英特尔多个业务部门,最新职务是中国区董事长。外界一直认为他是英特尔下任CEO候选人之一。马宏升在2010年年初突然遭遇中风并停止一切工作,直到今年1月重返英特尔。

  眼下,英特尔希望自己能从马宏升那里学到如何走出困境、最终重新振作的秘诀 。这家统治着PC行业处理器市场的芯片公司在过去一年实现了公司历史最佳业绩,据研究机构IHS iSuppli的数据, 2010年英特尔的销售收入占全球微处理器总销售额的81%,名列第一。而英特尔今年第一季度收入从103亿美元增长至128.5亿美元,利润高达31.6亿美元 。

  但在取得业绩辉煌的同时,英特尔也遭遇威胁。全球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的销量增长惊人,总和已超过PC销量。而在这两个产品市场中,英特尔几乎是一片空白。这里是德州仪器、高通和三星等公司的地盘。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迅速到来,舆论界认为平板电脑将取代笔记本电脑、智能手机而非PC是消费者未来最重要的电子设备。即便将这判断打个折扣,此番行业变革也将会把英特尔从原有的重要地位推开——严重的话,移动互联网革命还将会威胁到英特尔的生存,即便它去年还在PC市场如此辉煌。看看今天的诺基亚吧。

  当然,英特尔并没有坐以待毙。在刚闭幕的台北国际电脑展上,马宏升的使命就是向全世界展示、阐述英特尔的移动互联网战略,其中包括短期和中长期两个阶段战略。

  “平板电脑增长非常好。至于是否抢走了PC市场份额,我现在也不能说什么,还是让我们年底看数字吧。”英特尔CEO欧德宁并不认同许多行业分析师的观点,“在一些成熟市场你会看到消费者买一台平板电脑而不是笔记本电脑。但这并不意味这消费者抛弃了笔记本电脑,只不过调整了购买时间而已。”

  目前,英特尔要迅速、坚决执行的是一项被称为“Ultrabook”的战略。它准备与众多PC制造商合作,推出一系列体型超级轻薄、电池时间超长、具备某些平板电脑功能的笔记本电脑。首批产品已经在台北国际电脑展期间展示:全部使用英特尔刚推出的最新第2代Intel Core处理器,厚度都不到20毫米,未来市场售价也都会限制在1000美元以下。如果仅仅是机器外形的改变,并不能完全反映出英特尔对市场变革的理解和决心。这些Ultrabook还都具备了英特尔开发的智能响应、快速启动和智能连接技术。

  要知道,几乎所有人对Wintel架构PC的最大抱怨就是启动速度。人们之所以喜爱平板电脑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打开和关闭都只需几秒钟。谁愿意为电子设备浪费时间呢?英特尔决心解决这个问题。在Ultrabook上,系统可动态识别用户最常用的应用程序和文件,自动将它们从硬盘保存到一块小型固态硬盘上。这种固态硬盘的运行速度比传统硬盘要快很多。从而实现让用户快速打开最常使用的应用程序和文件。

  另一方面,用户一旦启动系统后可以随时合上Ultrabook,使系统进入深度睡眠模式,且耗电量极低。一旦需要用电脑时,掀起屏幕后5秒钟内即可唤醒系统,完全恢复运行状态。而智能连接则让这些Ultrabook具备了3G手机一样的永远在线功能。换句话说,这些笔记本电脑能够在深度休眠的同时, 自动更新电子邮件和社交网络信息。以保证用户在打开电脑时,无需在把时间花费在连接网络更新信息上。如此一来,用户体验跟以前的PC完全不同。

  欢迎见证搭载Ultrabook的魔幻时刻!今年圣诞节,Ultrabook就会上市。华硕董事长施崇棠还亲自送给马宏升一台型号为UX21的Ultrabook。这是台采用一体成型铝金属机身的轻薄笔记本电脑,会让人想起苹果的Macbook Air,但价格要便宜许多。英特尔计划在2012年上半年为Ultrabook更新性能更高、能耗更低的Ivy Bridge处理器。马宏升宣布Ultrabook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在2012年年底前,占据个人消费类笔记本电脑市场40%的份额。这家芯片公司还承诺,2013年 Ultrabook将使用全新技术的处理器,其能耗将是目前产品的一半。

  “这是个新产品形态,能给用户提供完整的PC使用体验,但翻转过来也会变成一个平板电脑,而且能提供平板电脑级别的轻薄便携和电池时间。” 英特尔全球副总裁邓慕理(Mooly Eden)如此评价Ultrabook。

  不过,Ultrabook战略不仅是个技术创新,更是英特尔的魔幻时刻,对这家传统科技巨头的未来至关重要。它确保其PC业务不会因为消费者的移情别恋而增长放缓或缩减,从而能够保证充足的现金流补给,为英特尔赢得时间和资金,竭尽全力弥补自己之前在移动设备市场的技术和市场营销的不足。换言之,Ultrabook战略通过推出一系列具备平板电脑功能的新型PC,把传统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之间的战争,转移到了英特尔最擅长的PC领域,而不是全新的平板电脑市场。

  同时,这关乎外界对英特尔未来的信心——它会让舆论界相信,英特尔有能力应对巨浪般的行业蜕变。

  世界是“平”的

  与Ultrabook的连消带打不同,英特尔决心在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市场全力进攻。马宏升告诉外界,针对移动便携设备的Atom处理器其发展速度将超越摩尔定律。英特尔计划三年内将Atom的制造工艺逐年从32纳米升级至22纳米最终达到14纳米。每年提升一级制造工艺,这在英特尔极为罕见。

  这种不断升级意味着Atom处理器将大幅降低能耗,同时为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带来更高的性能和更持久的电池时间。这家芯片公司已在今年4月发布了专为平板电脑开发的新款Atom芯片。英特尔宣称目前已有超过35款平板电脑采用了自己的处理器。

  目前的平板电脑市场,iPad仍绝对领先,Android、Windows等其开放平台的平板电脑市场份额很小。但这对英特尔而言,也意味着移动设备市场的劲敌ARM的处理器在此尚未确立优势地位。而在智能手机市场,苹果、三星、HTC等几乎所有手机制造商都使用ARM架构的处理器。欧德宁认为自己所在的公司在平板市场还有相当大的机会。

  而平板电脑市场的未来发展将与智能手机市场极为相似,iPhone改变了人们对电话的认识,并一度成为智能手机市场的王者。但如今Android手机的销量和市场份额都已超过iPhone。今天的iPad正像当初的iPhone一样处于疯狂发展期。随着这个细分市场的成长,开放平台的力量将会显现。Android在智能手机市场的命运曲线将会在平板电脑市场重现。这也是英特尔敢于押注平板电脑市场的重要原因。

  与平板电脑市场相比,英特尔在智能手机市场的道路将更为艰辛和漫长。作为全球最大的电脑芯片制造商,英特尔至今为止还未推出一块商业化的智能手机芯片。现有的竞争对手实力雄厚,这家芯片公司正在进行一些战略布局,心甘情愿为智能手机市场付出更多。

  竭尽全力

  比如最近,英特尔正在与苹果就代工生产苹果A4和A5处理器的事情进行谈判。从英特尔的历史来看,这显得有些不可思议。要知道,英特尔在移动设备市场最大竞争对手ARM采用的是技术授权模式,与众多芯片制造商进行合作。而英特尔一直坚持自行设计、开发处理器技术,自己建立生产线生产销售这些处理器。它一向非常珍视自己的生产资源。而且代工制造芯片,尤其是为苹果代工的利润率对英特尔而言,绝没有什么吸引力。那么,为苹果代工的目的就十分明显——为未来大规模的合作进行铺垫。

  目前苹果的台式电脑和笔记本电脑产品都使用了英特尔的处理器。但iPhone、iPad等移动设备则适用的是苹果自行开发、使用ARM技术架构的处理器。显然,英特尔希望自己的处理器未来占据苹果的全线产品。之前由传言苹果正在考虑在笔记本电脑产品中适用ARM架构的处理器。考虑到为此苹果需要大量修改其操作系统软件,这个传言不怎么可信。除非苹果愿意在Macbook Air上使用iPhone的iOS操作系统。而另一方面,英特尔刚刚完成开发的 3D晶体管制造技术可能会对苹果很有吸引力。这项技术被英特尔称其为五十年来最具革命性的半导体技术,采用该技术的处理器在性能和能耗方面都表现出色 。采用该工艺生产的处理器最快在今年下半年就开始出货。未来如果在手机芯片市场获得苹果的背书,这对于英特尔与ARM阵营的竞争将大有帮助。

  处理器的功耗问题,一直被外界所诟病,也被视为英特尔进入移动设备市场的最大障碍。德州仪器CEO里奇·坦普莱顿(Rich Templeton)就曾公开表示:“英特尔生产高能耗PC处理器的历史将阻碍其在移动设备市场与ARM竞争。”英特尔最新推出的3D晶体管制造技术能否成为这家全球最大电脑芯片制造商打开移动设备市场大门的钥匙?

  但在功耗问题的背后,折射出的是英特尔长期以来追求高性能、高利润处理器的业务模式。某种程度上,它致使英特尔忽视了价格便宜但增长潜力巨大的移动设备市场。或者说,它坚持相信消费者更需要高性能,并愿意为之付出钞票。在传统PC行业,英特尔这一套行之有效。但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这两个新类型产品的出现,实际上迎合了消费者消费习惯的改变,即开关机更快、轻便、操作方式简单易用。相比之下,人们愿意放弃一些性能。

  英特尔引领了消费者购买处理器的理念,而今天,在新的细分市场,它需要迎合消费者需求。在传统PC行业中,产品开发是由硬件来驱动的。首先考虑处理器、硬件,然后是软件,最后是用户体验。而现在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这一过程被逆转了。制造商首先会强调用户体验,随后是软件,在明确体验需求和软件需求之后,才会对硬件提出要求。

  能否顺应传统模式的颠覆,让整个体系重新按照正确的方式运转起来,这才是英特尔面临的最大挑战。

  “所有的转型都是非常困难的,特别是你决定要改变的那一刻。最轻松简单的是保持原有方向。我们从未把转型想得很简单,因为你需要调整庞大的生态系统。”肩负Ultrabook重任的邓幕理告诉《环球企业家》。“过去我们每一次转型,都是为了把好的、正确的东西提供给消费者。我完全同意转型绝不轻松简单。但正是这点让转型这件事做起来更有趣。”